五星体育直播节目表

25亿美元,Uber联合创始人套现离场!网约车真的这么不看好?

admin 2020-02-03 03:50 未知

  被多个国家吊销牌照

  达拉·科斯罗萨西在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,Uber将继续做出取舍,一旦无法在所处市场占据优势地位,就会考虑或出售业务,退出市场。

  Uber vs Lyft vs Grab vs Didi(图源:researchgate.net)

  这些竞争对手为了抢夺市场打起了“价格战”。例如,在上市前的6个月里,网约车公司Lyft就为1/3的乘客发放了折扣券。而另一家线上打车公司Doordash为了吸引Uber的客户,宁可亏损也要让利给消费者。

  早在2016年,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就爆发了大规模反Uber游行,出租车司机开车在街头集结,今年10月,Uber还放弃了在当地投资4000万美元建立支持和服务中心的计划。

  此外,由于Uber屡遭各国监管机构点名,对手们伺机而上。此前,Uber在伦敦失去了运营牌照后的第二天,印度打车公司Ola就表示,将在“未来几周”正式对司机开放登记注册。

  随后,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在当地时间12月20日发布了一份声明称,Uber违反了当地的竞争规则,因此要求Uber暂停在哥伦比亚的网约车运营业务。

  政府当局的严厉态度将会对Uber后续的扩张带来阻碍,Uber的竞争对手们也已经伺机而动。

  曾几何时,Uber多么风光,背后云集顶级VC/PE机构,IPO前估值甚至一度超过1200亿美元,孙正义率领千亿美元巨无霸“愿景基金”强势入股,更是佐证了Uber的江湖地位。

  套现超25亿美元

  据外媒报道,疯狂烧钱补贴的模式,使得Uber的外卖业务入不敷出。据估算,2019年8月至12月,UberEats在印度的业务亏损将超1亿美元,迫使Uber急于划上句号,目前UberEats估值约为4亿美元。

  伦敦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西亚·拉瑟夫表示,无论是曾经任职,还是正在任职,一旦企业的内部人士开始抛售持股,都不是什么好消息。此外,他还预测市场可能会追随卡兰尼克的脚步。

  《福布斯》报道称,Uber是一个真正的颠覆者,但它最大问题是其运营模式极容易被复制。Uber的竞争对手至少包括Lyft、Grab、滴滴、Ola等。

  匈牙利出租车司机封路抗议Uber(图源:BBC)

  Uber在这三个地方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市场规模。在伦敦,Ubre拥有350万名用户和4.5万名驾驶员,为欧洲最大市场,哥伦比亚则有超过200万用户,司机数量则达到8.8万名。

  最近,Uber又萌生了将外卖服务UberEats的印度业务出售给当地竞争对手Zomato的想法,目的是为了削减其全球开支。

  与哥伦比亚出租车司机的不满类似,今年4月,在Uber正式提出上市申请当天,阿根廷的出租车司机工会成员开着出租车,鸣着喇叭,游行穿过首都,表示抗议。他们声称,自从Uber到来以来,当地对出租车的需求已减少了一半。

  “禁售期结束后,股东减持是正常操作,无可厚非。”一位不具名的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,“更何况,创始人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已经离开Uber。”

  据日本媒体12月20日报道,滴滴出行此前已经进入了日本市场,明年他们将扩大经营范围,将会在日本推出网络送餐服务。这样业务扩展与Uber的业务是重合的,也就意味着双方将在网络送餐服务中进行竞争。

  虽然无论是伦敦还是德国和哥伦比亚都给了Uber提出申诉的机会,但当地政府和企业对Uber的排斥显而易见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FX168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如今Uber的业绩已非常难看,根据11月5日Uber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,截至9月30日,Uber当季亏损11.62亿美元,已经是连续6个季度亏损。

  到5月,Uber又在澳大利亚遭到了出租车司机的阻击。一家澳大利亚律师事务所代表数千出租车司机和租赁司机针对Uber发起集体诉讼,指控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网约车巨头在澳大利亚非法经营,并对司机们造成经济损失。

  滴滴外卖(图源:DiDi Mobility Japan)

  相比德国,哥伦比亚的处罚相对较轻,但这也是该国监管机构第二次对Uber进行处罚了。今年8月,同样是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,对Uber开出了62.9万美元的罚单。

  事实上,在德国法兰克福对Uber提起诉讼的原告也是德国出租车协会。根据该协会的说法,将请求立即临时执行禁令,如果Uber没有作出整改,将对每辆车罚款250欧元,而对多次违规的车辆,罚款最高可达25万欧元。

  Uber内部也开始节衣缩食,控制支出。今年7月,Uber宣布在全球裁员约400人,主要集中在营销团队;9月,Uber又宣布裁员435人,主要针对产品及工程团队;10月,Uber再次宣布裁员350人,主要涉及外卖及自动驾驶汽车部门。这也就意味着,上市5个月,Uber已经裁员近1200人。

  Uber的竞争对手

  即使是在份额最大的美国本土市场,Uber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今年美国至少8个城市的Uber司机举行罢工,抗议公司将他们视为合同工而非正式员工,7月份,美国加州还考虑通过《议会法案第5号》 支持将网约车司机归类为公司雇员而非目前的独立承包商。11月16日,美国新泽西州还向Uber罚款了6.49亿美元。

  “Uber在伦敦的增长表明了市场对网约车服务的需求。”Gartner汽车和智能移动高级研究总监佩德罗·帕切科说,“Uber被禁止进入伦敦,将为竞争对手带来增长机会。”

  网约车公司Bolt英国区经理Sam Raciti亦表示:“Uber被禁,我们已经准备好成为伦敦共享出行的首选服务商,我们也在积极争取这个位置,就像我们在欧洲和非洲市场所做的那样。”

  2019年11月6日,Uber对内部投资者和早期投资者实施的180天禁售期结束。

  事实上,抛售股份的并不只卡兰尼克,另一位创始人加勒特·坎普(Garrett Camp)也抛售了大约2000万美元的股票。不仅如此,有消息称,不少Uber高管均在将所持股票套现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11月25日伦敦当局表态吊销其网约车牌照后,其他国家也像是收到某种指令一样,纷纷对Uber进行审查, 还下了暂停运营的要求。

  卡兰尼克“清仓式”减持将Uber的股票价格拉至谷底。11月6日,禁售期正式结束当天,Uber股价遭遇一记重拳,盘中一度跌至25.58美元,较4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超43%,这也是Uber上市以来的股价最低点。

  这也倒逼Uber被迫迎战,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据《福布斯》统计,Uber在2019年的前6个月里,至少为此付出了60亿美元的代价。

  优步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(图源:同花顺(300033,股吧))

  自11月6日以来,卡兰尼克已经抛售了绝大多数公司持股。

  然而,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Uber上市首日就跌破发行价,报收41.57美元,较IPO发行价45美元下跌约7.6%。截止到12月24日,Uber市值仅为517亿美元,相对比此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,腰斩了。

  12月23日,根据外媒最新消息,Uber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将出售所持的Uber全部股份,完全退出。

  据金融时报报道,禁售期到期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,卡兰尼克已经抛售了绝大多数的公司持股,套现超过25亿美元,仅11月就套现近17亿美元。

  他表示,这“迫使Uber表现得更好”,该公司宣布预计在2021年实现EBITDA盈利,越来越理性的叫车市场将会给出证明。

  在《纽约时报》的DealBook大会上,现任CEO达拉·科斯罗萨西承认,Uber感受到投资者猜测的影响,投资者对未知的高风险的兴趣已经减少。

  图源:CNBC

  该投资人也坦言,股东大量抛售股票,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Uber的惨淡现状,“虽然不知道创始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大量抛售股票,但是此举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减投资人的信心和热情。”

  除了面对来自监管机构的严厉监管,Uber还要与竞争对手艰难斡旋。

  12月19日,德国法兰克福地方法院的裁定,Uber将被禁止在德国提供服务,理由是缺乏必要的牌照,不能使用租来的车辆提供客运服务,且Uber违反了竞争法。该法院表示,该判决立即生效。